主办单位:中共河北省委老干部局 河北省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
河北省老年事业促进会
河北省老年事业发展基金会
首页 >> 老龄办专栏 >> 省老龄办资讯
 老龄办专栏 
【养老产业深度研究报告(上)】:他山之石
        正文                  浏览次数:4247
  2015-4-16 14:27:52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   保存本页信息

日本养老产业模式

       日本是全球老龄化率最高、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早在1970年日本便步入了老龄化社会。1970年日本拥有65岁老年人口739.33万人,占总人口比例达到7.03%,达到老龄化社会标准,到2013年,这一比例攀升到25.08%,即4个日本人中就有1个为65岁以上老人。

一、成熟的养老保障体系

       老龄化问题给日本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也促使日本较早就开始养老保障体系的研究和建设,通过多项举措和设计,日本社会的养老保障体系已经基本成熟,形成了养老年金保险制度、介护保险和长寿医疗保险的“一体两翼”格局。

养老年金保险制度

       日本从2000开始实施养老年金保险制度,经过数十年发展,日本形成了三个层次的养老年金保险制度。

       第一层次是国民年金。1961年开始全面实施《国民年金法》,日本进入了“全民皆年金”。要求凡20岁以上60岁以下全体国民,都必须参加国民年金保险,分为养老年金、残障年金、寡妇年金、母子年金和遗孤年金5种,其中的养老年金是养老保险的基础,覆盖全体国民。

       第二层次是与就业收入相关联的雇员年金制度。按照加入者职业的不同,又可分为厚生年金和共济年金,其中覆盖5人以上私营企业职工的年金称为厚生年金,而国家公务员、地方公务员、公营企业职工、农林渔团体雇员、私立学校教职员工参加的年金则统称为共济年金。截至2008年底,厚生年金加入者为3379万,共济年金保险加入者为457万。

       凡是加入第二层者全部自动加入第一层国民年金。第二层次的养老保险是对国民年金的重要补充,与个人的收入报酬挂钩。前两个层次的养老保险统称为公共养老金制度,由政府统一运营,是日本社会保障的根基。
第三层次是可以任意加入的养老年金保险。主要是私人机关经营管理者的职业养老金或公司养老金,包括厚生年金基金、适格退职年金、国民年金基金等种类,加入的条件是以加入了第一、第二层次养老保险为基础。至2008年底,厚生年金基金加入者为525万。

公共养老金支付状况

       国民年金区分3类不同被保险者。国民养老金的被保险者分为第1号被保险者、第2号被保险者和第3号被保险者。第1号被保险者主要是20岁以上60岁以下的私营业者、学生、无业者等自营业者,被保险者自己办理加入手续,支付定额的保险金。第 2 号被保险者,是同时加入厚生养老金或共济养老金的民间被雇佣者、公务员等被雇佣者,加入手续和保险金的支付,全部由企业(公司或企业)办理,企业负担保险金的一半。第 3 号被保险者是被第 2 号被保险者扶养的配偶。扶养者加入的厚生养老金或共济养老金,以向包含被扶养者部分的国民养老金提供资金的形式,承担必要费用,所以第 3 号被保险者不需要直接支付保险金。

       厚生养老金、共济养老金按工资比例负担额度。公共养老金保险金的国民养老金(第1号被保险者)是定额的。厚生养老金和共济养老金按照工资比例(包含奖金的总报酬),从中以筹集金的形式负担国民养老金第2号3号被保险者保险金相当的额度。从保险金、国库负担以及公积金的运用收入中,支付老龄养老金、残疾养老金、遗属养老金。

介护保险制度

       以德国为范本,《介护保险法》2000年4月实施,目的是通过鼓励原宅养老,以减轻医疗机构入院负担。老年人需要照护的程序被分为7级,在经过医疗机构认定后。申请人通过与照护援助顾问商谈。讨论援助、照护服务项目的设计,最后向政府申请并领取相应等级的“介护保险证” 。

        介护保险制度主要的参保对象是两类人群,第一类是65岁的人群,第二类是40-64岁已经参加医疗保险的人群,其中第一类人群被纳入强制性保险,而第二类人群则是申请被保险。保险金的缴纳因参保人所属的类别不同,缴纳费用的比例也不同。

       目前日本介护保险的特别之处就在于缴费上采取“税收+保险金”的形式,以此来保证介护保险财源的稳定。整个保险金是各个市町根据自身的经济财源制定的。如果市町税源较充实,可以提高介护保险金的水平,提高税收所占的比例。主要包含两部分。一部分是国家税收支付50%,其中中央政府承担25%,地方两级政府(都道府县、市町村)各承担12.5%。另一部分由个人支付,其中第一类人支付20%,第二类人支付30%。其中对于第一类人,直接从养老金抵扣90%(90%*20%),对于没有养老金的,需向当地政府现场缴纳10%的保险费(10%*20%),对于第二类人,直接从个人的社会保险中抽离出来最为介护保险的基金来使用。

       介护保险主要向这两类人群提供居家服务和设施服务,具体包括家庭访问,上门服务,养生指导,对老年痴呆人群的介护,医疗设施的介护、短期入所等服务。

长寿医疗保险

       日本医疗保险为执行强制公立保险制度,针对一般国民和特殊人员均有相应的保险。专门针对75岁及以上老年人制订了后期高龄者医疗保险(长寿医疗保险),由地方后期高龄者医疗广域联合来管辖。


二、居家养老+养老护理的养老模式

       日本的养老服务分为居家养老服务、社区养老服务和机构养老服务。其中居家养老是最符合日本国民观念,也是政府积极提倡鼓励的,是最主要的养老方式。

1、居家养老

       日本人家庭观念重,很多老人更愿意在家养老。日本养老保险制度能够为老年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可在家中接受服务,包括护理、日间照料等。

2、社区养老

       社区养老使得老人能够在一直生活的环境中接受养老服务。在相关政策和法律的保障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日本的社区养老服务充分利用社会资源、人才,汇集各方力量向老年人提供福利、保健、医疗等综合性服务,以适应不同身体状况的老年人的需要。内容包括上门服务、日托服务、短托服务(1-3个月)、长期服务(3个月以上)、老年保健咨询和指导服务等。

3、机构养老

       日本的机构养老,起步早、发展规范,并十分注重对社区的辐射。政府也鼓励养老机构的服务向社区延伸,支持机构在社区设立居家养老服务点,并在资金上给予扶持,让暂时住不进机构的老人也能享受机构规范专业的服务。日本养老机构又可细分为养老福利机构、保健机构、疗养型医疗机构等。老年人通过机构养老,除了可以享受日常照料,还可以接受康复治疗、健康疗养等服务。

       日本养老产业以养老护理为核心。养老产业是一项营利性事业, 日本养老产业内容可划分为六个方面:老年住宅产业、老年金融产业、养老护理服务、医疗福利器械用品、文化生活服务及其他相关产业(老年人生活用品开发、销售等)。其中,护理服务是日本养老产业发展的重点。日本是世界上少数的推出“介护保险”、实行“介护保险制度”的国家,拥有标准化的介护制度,在养老护理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和优势。而养老护理服务又贯穿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全方式。

        综合来看居家养老+养老护理是日本典型的养老模式。

三、案例研究

       居家养老是日本最主要的养老方式,而提供居家养老护理服务的机构数目也众多。截止2013年,日本提供日间照料服务的机构为36,000余家,居家养老支持为近36,000家,上门服务的机构为30,000余家,并且越来越多的营利性企业也参与到了这一细分领域。

       日本养老于养老服务业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又非常具有地域性,所以呈现出一种分散的产业形态。尽管如此,以日医学馆、倍乐生、Message等为代表的大公司还是脱颖而出,各有特色地开展业务,成为了养老服务产业的领头羊。

日医学馆

       日医学馆(Nichii Gakkan Company)成立于1973年8月,是日本最大的养老服务公司。最早承接医疗业务委托管理业务,1996年开始健康护理业务。2007正式参与团体之家、收费老人之家等机构类护理服务,并构建了可满足顾客各种需求的“全面护理服务”提供机制。

        公司需要向保险公司支付税金(属政府财政收入),保险公司向养老公司支付的90%服务费,其中50%来自介护险费,另50%来自税金,也即由政府负担的部分。

        公司的大力发展随着日本2000年护理保险制度的推行而逐渐发展起来,现有员工30508人。

        公司有四大业务:医学支持、健康照顾、培训、生活帮助等。

        据此公司开设不同的子公司来运营相应的业务。

        日医学馆在全日本有签署合作协议的医疗机构10431家,长期介护机构1284家,教育培训中心392家。尤其在关东(Kanto)、中部(Chubu)、劲力(Kinki)、东北(Tohoku)这些地区机构更密集。

        日医学馆2013年收入和净利润达到2676和43.65亿日元,对于公司来讲,支付给保险公司的税金是影响其净利润的一大风险,随着公司在2007年开展机构养老护理业务,增加了收入渠道后,抗风险能力逐渐增强。为了提高抗击税金对公司利润的影响,公司逐步开发提供非保险覆盖的服务项目。除了税率风险,公司还需要警惕个人隐私信息泄露风险(日本有Act on the Protection of Personal Information法案来保护个人隐私信息安全),公司成立了信息保护委员会来确保信息的安全合理使用。

        日医学馆收入主要来自介护服务(Health Care Business),其次为医疗支持服务(Medical Support Business),教育培训占比较低(EducationBusiness)

四、日本养老模式对我国养老产业的启示

        完善养老社会保障、养老保险体系。日本在法律法规、社会保障、养老保险体系上的建设走在了世界前列。日本养老体系层次分明,政府、社会、个人角色清晰,相互配合。同时日本独具特色的介护保险制度对于我国护理保险制度的建立也是极好的案例。

        可借鉴居家养老+养老服务的模式。日本和我国家庭观念相似,均以居家养老为主,同时日本强调养老服务产业的发展也适合我国的国情,具有借鉴意义。

        大力培养养老服务专业人才,尤其是护工。日本的《介护保险法》规定,在养老机构里,每3位入住者必须配备1名有介护士资格的专业人员。介护士和护士是不同的专业,介护士都是来自大学社会福利护理专业的毕业生,持有2级资格证。日本有着优质的介护士培养体系,为养老产业培养了专业性人才。而专业的护工人才的短缺正是我国当今养老产业的一个痛点所在,日本在这方面树立了典范。

美国养老产业模式


        美国早在20世纪40年代便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截至2013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4413.16万人,占比为13.96%。相较于日本重度老龄化现象和中国加速的老龄化进程,美国的老龄化处于一种缓慢而稳步推进的状态。

        美国婴儿潮时代(1947年以后)出生的人口如今将迈入老年人行业,将在一定程度上加速日本老龄化进程。美国人口局预测,美国老龄化率(65岁及以上人口)将在2030年达到19%。

一、保障美国养老保障制度的三支柱体系

        美国的养老保障制度从1935 年《社会保险法》颁布以后开始正式建立,随着《社会保险法》的不断修正和完善,美国的养老保障制度逐渐演变成美国特有的“三支柱”模式。

        国家强制的社会养老保险。国家强制的社会养老保险就是老年和遗属保险,是美国建立最早的社会保障制度,也是覆盖被保险人数最多的险种,被覆盖人数大约占全美职工的 95%。目前参保者1.5 亿,约有4600 万人受益。它是由美国社会保障管理局管理与运作的。职工退休后,按以基本保额为基础计算领取养老金。美国老年和遗属保险如今已经成为美国联邦政府最大的财政项目,其税收收入约占联邦政府收入总额的三分之一。

        政府及雇主养老金计划。此项养老金计划包括公共部门养老金计划和私人养老金计划。公共部门养老金计划针对的对象主要是联邦政府职工和退伍军人。私人养老金计划包括收益确定型计划(DB计划)、缴费确定型计划(DC计划)以及二者的混合计划。其中缴费确定型计划主要包括了美国《国内收入法》规定的401K计划等,这种计划类似于雇主管理雇员的储蓄账户,向该账户缴纳的资金可以延缓交纳联邦所得税,同时雇主也需要向此账户交纳一定的资金,这部分资金可以投资于各种金融手段,包括股票和证券等。职工到了退休年龄时,所得的养老金就是这个账户中的余额。

        个人储蓄养老金计划。人储蓄养老金计划作为国家养老保障的补充也逐渐的得到发展壮大。该计划是完全由个人自愿参加的,主要包括个人退休账户和罗斯个人退休账户等。个人退休账户(IRA)是具有代表性的个人储蓄养老金计划。个人退休账户面向所有具有纳税收入的公民,参加者每年将一部分资金存进该账户。这是一个个人自愿参加的投资性账户,账户里面的资金用于投资升值。个人退休账户相对于普通投资账户来说,具有减税、免税还有盈利延税等优惠。如今,个人退休账户已经成为美国规模最大的养老金计划,资金规模已经超过了401K计划。

        美国养老保障制度特点。强调养老保障由政府、企业和个人共担责任。个人储蓄养老金比例逐步扩大,反映出养老力量从政府逐步到社会、个人力量转变的趋势。具有代表性的个人退休账户(IRA)近30年来迅猛发展,成为美国养老金资产持续增长的主要来源,规模已超过以401K位代表的DC计划。

        美国三支柱体系的养老保障制度层次分明、主辅得当,市场化程度高,给老年人提供了充足的养老金来获得养老服务。这为美国养老产业的发展提供源源不竭的动力。

二、养老社区+专业护理美国养老模式

        美国养老模式包括居家养老、养老社区、专业护理机构三种。而在这三个领域中,均有运作成熟的养老服务公司。美国独立自主的家庭观念使得美国的养老模式和日本有所不同。相较于前述国家居家养老为主的模式,美国的养老社区、专业护理机构也存在着巨大的市场空间。美国老年人可以根据自身养老金情况和需求选择适合自己的养老模式。

1、居家养老

       美国老年人选择居家养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节省费用,居家养老相较于养老社区,专业护理机构等免去了房租成本。居家养老又可分为生活型居家养老和医疗保健型居家养老。相应提供居家养老服务的公司可分为生活型居家养老公司和医疗保健型居家养老公司。二者提供养老服务的内容侧重点不同,前者主要提供日常生活照料服务,而后者则侧重提供康复护理。

       Home Instead Senior Care:代表性生活型居家养老公司

       Home Instead 1994年成立,现已发展成为规模最大的生活型居家养老服务公司。公司致力于提供居家养老全套解决方案,提供从老年陪护到临终关怀全方位的居家养老服务,同时也能满足个人独特的需求和偏好提供养老服务。

        Home Instead采用加盟连锁、特许经营的模式。目前HomeInstead共有640家加盟商,加盟商初始投资在10万-11.5万美元左右,这包括初始一次性加盟费、租金、运营成本等。加盟商净利润率平均水平在12%-15%左右,新加盟商第一年平均收入约24.8万美元。

        Apria healthcare group:医疗保健型居家养老领先企业

       Apria healthcare group是美国医疗保健型居家养老龙头公司。公司拥有约2300人的医护团队,包括750名呼吸疾病护理医师、700名护士、775名药剂师以及100名注册营养学专家,每年为240万老年人服务,在全美50个洲有425个分支机构,能够覆盖全美98%人口。

        Apriahealthcare group侧重于老年人家庭医疗辅助护理。公司业务包括家庭输液、管道助食、睡眠辅助、呼吸道疾病护理、家庭医疗器械等。各业务在全美市场均占据领先地位。

        公司业绩稳定增长。2013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8.12亿美元,同比增长1.69%。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于家庭输液、呼吸道疾病护理和睡眠辅助业务。

2、养老社区

       美国是世界上养老社区发展得最好的国家之一。美国养老社区主要形式包括活跃老人社区(Active Adult Community)、独立生活社区(IndependentLiving Community)、协助生活机构/社区(AssistedLiving/Community)、失忆护理(Alzheimer’s Care)、专业理疗养老院(Nursing Home/Skilled Nursing Facility)、持续护理退休社区(Continuing Care Retirement Communities,CCRC)等。

        由活跃老人社区到专业理疗养老院,护理的程度逐步加深、而相应的费用也逐步提高。

        养老社区典范模式:太阳城模式、持续护理退休社区模式(CCRC)、REIT模式。

太阳城模式

        太阳城模式的开创者是地产开发商德尔·韦布(DelWebb)公司,上个世纪60年代在亚利桑那州阳光明媚的凤凰城建立了第一个太阳城项目,以“太阳城”(Sun CityCenter)命名,并直接带动了美国养老社区的建设。太阳城这类地产项目主要针对年龄在55~70岁的活跃健康老人,除住宅外,还提供康乐会所和户外运动设施。目前全美有十多个太阳城项目,分布于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等。

        太阳城模式本质上属于住宅开发性质,由地产开发商主导,通过销售养老概念住宅,开发商得以收回投资并产生盈利。太阳城选址通常位于郊区,占地大、容积率低,精装修标准,拎包即可入住,附近一般配有专为社区服务的商业中心。考虑到老年人收入水平,太阳城项目房价往往相对便宜,如“苹果谷太阳城”位于洛杉矶东北方向120公里左右,房价仅为洛杉矶市内的约三分之一,对老年购房群体构成了极大的吸引力。

        太阳城平均规模在23000户左右,入住率可达90.95%,住宅类型多样,以独栋和双拼为主,还有多层公寓、独立居住中心、生活救助中心、生活照料社区、复合公寓住宅等。据2013年的一项统计显示,太阳城的常住居民达20多万人。

        由于项目面向的是身体康健的老者,因此社区内没有专门提供医疗、护理等配套服务,主要依赖社区所在城镇提供的大市政配套。但社区为活跃长者们提供了多样的设施,如高尔夫球场、娱乐中心以及教育培训等。在医疗护理方面,允许第三方提供的家政、保健等服务。

        太阳城模式涉足养老地产项目的开发和出售,以及配套设施的营建,德尔·韦布是典型的重资产公司,其多年来都是微利经营(毛利率低于20%)。在被大型建筑商帕尔迪收购后,结合两家公司各自的优势以及开发经验,德尔·韦布得以继续主导着美国高质量老年住宅社区的开发。

持续护理退休社区模式(CCRC)

        在美国,另一种主流养老地产模式为持续护理退休社区(ContinueCare of Retirement Community,简称CCRC),由运营商主导,主打精细化管理服务。这一模式已有100多年历史,经过长期发展,CCRC进一步发展成为一种复合型养老社区。

        和太阳城靠出售地产获利不同,CCRC只提供地产租赁权和服务享受权,通过收取房屋租赁费和服务费赚钱。其中,服务费包括一次性的入门费、定期的房屋租赁费及特殊服务费等。

        根据房间大小,入门费从20万美元到100万美元不等,年费或月费则视所需护理的程度而定,针对健康活跃长者,每月需要支付3000美元,半护理老人4000美元/月,全护理老人则是5000-6000美元/月。特殊服务费则取决于个体所需的额外护理服务。

       CCRC模式的理念是,在复合型社区中满足老人对健康管理、护理和医疗等不同生理年龄阶段的基本养老需求,令老人不需要搬家就可以在CCRC社区中完成人生三分之一的幸福旅程,这也是一种提升客户粘性的有效做法。全美目前共有近2000处CCRC,其中约82%为非盈利性组织所有,有相当一部分是从传统养老院转型而来。

       CCRC主要服务三类老人,一类是自理型老人,年龄介于55-65岁之间,在社区中有独立住所。社区为这部分老年人提供便捷的社区服务,如餐饮、清洁、医疗保健及紧急救护等。同时,为满足老年人精神生活的需求,社区会组织各种形式的活动,如老年大学、兴趣协会等。第二类是介助型老人,主要服务对象为需要他人照料的老人。这类老人除了可以得到社区服务外,还有类似饮食、穿衣、洗浴等日常生活护理。为了丰富介助老人的生活,一些社区也会在老人身体可接受范围内,提供各类活动。第三类是介护型老人,针对的是生活完全无法自理的老人,在介护型社区,老人24小时都处于专业护士的监护之下。介护型老人年龄一般在80岁以上,同时居住在特殊的单元里。

       CCRC模式对管理和护理人员水平要求较高,员工人数众多,服务提供者和入住老人的比例一般为1:1。为了集中为老人提供全方位服务,并进一步降低看护成本,CCRC项目通常位于郊区,以多层为主,布局紧凑,密度相对太阳城更高。

        这类模式的典型公司是Brookdale SeniorLiving,为是全美最大的养老地产运营商,负责老年人退休后护理、医疗、起居等,以入门费、租赁为主要收入来源。其他运营较为成功的企业有第二大运营商Emeritus senior living,2014年7月,Brookdale宣布与行业Emeritus合并。

养老地产+金融:REITs模式

        金融机构参与养老地产的优势在于,资金充足、来源广泛,同时为开发商提供了退出机制。

        大多数养老或医疗地产类的REITs公司成立于上世纪70-80年代,大型REITs公司拥有的物业数量可达600多处,其中,80%-90%的物业是自有的,其余物业则是通过与运营商或其他投资人合作发起的私募基金平台持有。这类REITs总资产规模可达百亿美元以上,但员工却只有一两百人,属于典型的资本密集型企业。在这个模式上运作最出色的当属HCP公司。

        REITs最常见的投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净出租模式,另一种是委托经营模式。

3、机构养老

        根据身体健康状态、生活自理程度及社会交往能力,老年人被分为自理型、半自理型和完全不能自理型三类。不同类型的老年人入住不同的养老机构,与之对应的主要有养老院、护理院和临终关怀机构等。这些养老机构既有政府主办示范性的,也有企业、社会组织、个人出资兴办的营利性或非营利性的。在美国,大约20%的老年人选择机构养老。

三、案例研究

        Brookdale Senior Living Inc.是美国最大的综合性养老社区运营商,其理念是让客户拥有优质的生活、特别的关爱和良好的居住环境。公司在全美36个州拥有649个养老社区,为67000名老人服务。公司有六块业务:退休中心社区(retirement centers)、日常照护(assisted living)、出租型长期照护退休社区(continuing retirement communities CCRCs)、付费型长期照护退休社区、辅助服务(Ancillary Services)及管理服务(management services)。

       退休中心社区:占所有社区养老容量的21.9%,主要为75岁及以上中高收入的老人设计,为其提供高规格的居住环境和最好的服务。社区提供餐饮服务、24小时紧急呼叫服务、家务处理、交通服务和娱乐活动。这些社区还提供定制服务,也会相应额外收费,比如治疗提醒服务和陪伴服务。同时这些社区也为具有认知障碍和生理缺陷的老人提供特殊的照护服务。

        日常照护社区:占所有社区容量的33.3%,该社区为身体较衰弱和高龄老人提供家政及24小时照护,其中包括87个老年痴呆症照护社区。社区养老居民可以享受持续性的健康状况评估,均衡的餐饮服务,医疗护理,社交及娱乐活动,家务及洗衣服务以及照护服务中心。除了这些基本的照护服务,这些社区还为身体极度虚弱和需要更多照护的老年痴呆症患者提供高水平的照护服务,这些服务包括行为管理及一些康复性活动项目,这些服务需要每月支付较高的费用。

       出租型CCRCs:占所有社区容量的9.8%,该社区具有各种类型的日常生活安排和照护服务以满足不同居住者的需求,不仅包括独立型老年人社区模式,还包括日常照护和专业护理人员的护理服务供居住者选择。

        付费型CCRCs:占所有社区容量的8.8%,提供与出租型CCRCs相同的服务,差别在于收费模式不同,入住者需要提前一次性缴纳10万-40万美元(当合同结束或者住宅被转售会退还部分费用),而且每月还需要缴纳一定的服务费(比出租型CCRCs便宜),总体费用高低取决于社区配套设施及服务的水平等。

        辅助服务:包括出院后的后续治疗,居家护理、教育、福利项目及临终关怀(但不包括专业护理人员的护理服务)。此类服务可以通过Medicare报销或自付费。

        管理服务:占所有社区容量的26.2%,对第三方拥有或合资的社区提供管理服务及照护服务并收取管理和服务费。

        公司运营的各类社区以日常照护社区为主,占总量的67.49%,其中公司自有的各社区中单元数量以日常照护社区和退休中心社区最多,分别占公司自有单元的45.16%和29.63%。

        公司营收及EBITDA保持稳步增长,2013年营收和EBITDA分别为28.92和4.63亿美元。

        公司收入主要来自日常照护社区和退休中心,两者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一半以上。由于公司属于重资产型模式,整体的毛利率比较低,介于3%-4.5%。随着提供配套的护理及日常照护服务水平的不同,退休中心、日常照护社区及CCRCs业务的毛利率出现差异,分别约为41%、36%和27%。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公司业务逐渐好转,入住率逐步攀升,各单元月收入也逐渐增加,入住的养老人群以私人支付为主占(80%),还有17%以Medicare和Medicaid为支付手段。

四、美国养老模式对我国养老产业的启示

       完善养老保障制度,强调市场化。美国三支柱体系的养老保障制度(国家强制的社会养老保险、政府及雇主养老金计划、个人储蓄养老金计划)强调养老保障由政府、企业和个人共担责任,个人储蓄养老金比例逐步扩大,反映出养老力量从政府逐步到社会、个人力量转变的趋势。我国在社保基金在预期的未来会出现缺口,政府可以适当的鼓励个人自主的参加各种商业保险予以不足个人养老需求。

        可适当借鉴养老社区+专业护理。美国独立自主的家庭观念和个人老年可支配的经济情况使得美国的养老模式和日本有所不同。相较于前述国家居家养老为主的模式,美国的养老社区、专业护理机构也存在着巨大的市场空间。针对我国高收入和独立自主观念比较强的老年人群体,社会资本可以适当的发展养老社区+专业护理的养老模式。

预判符合我国的养老产业模式

        2011年2月,民政部发布了《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十二五”规划》,首次提出“9073”的养老模式:90%的老年人在社会化服务协助下通过家庭照护养老,7%的老年人通过购买社区照顾服务养老,3%的老年人入住养老服务机构集中养老。

        截至目前,全国60岁以上老人达到2.12亿,60-69岁的老年人达到1.2亿(全国人口占比8.72%),是养老产业的主要群体。他们基本可以自理只是行动不便,更多的是需要上门日常家务处理、远程健康管理和偶尔的上门照护服务,居家养老是该老年群体养老的主要选择。

        从日本、美国的养老模式来看,居家养老也是海外国家最主要的养老方式。部分有社交需求经济状况较好的老年人可以选择在养老社区享受晚年生活,与地产商合作进驻的养老服务机构提供日常的照护服务。只有很少部分不能自理或者子女没有照顾能力的老年人会入住养老院进行养老。

        因此,适合我国的养老模式以居家养老为主,社区养老和入住养老院为辅,原因有三:生活基本可以自理的老年人所需要的照护较少,家庭和社会服务完全可以满足其养老需求;我国的“孝”文化和社会观念决定了老人自身和家庭更愿意让老人呆在家中养老;我国老年人支付能力有限,居家养老的成本更低。未来养老产业最大的细分市场即居家养老市场,远程医疗及照护服务提供商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相关信息
  • 【养老产业深度研究报告(下)】:八大模块
  • 2015-4-16 14:51:02
  • 河北省召开2015年老龄工作会议
  • 2015-3-25 10:57:04
  • 版权所有:河北省老年事业促进会 河北省老年文化促进会 河北省老年事业发展基金会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西路116号 邮编:050000 电话:0311 -83021027 邮箱: cm@hblaonian.gov.cn
    冀ICP备10006655号-1